自2月中旬以来,泸州市纳溪区白节镇团结村六组的陈龙英同丈夫韩中华就为采茶忙得不可开交,每天麻麻亮就扛着竹筐到茶园采摘特早有机茶。一天下来,陈龙英和丈夫在自己已投产的10余亩茶园里可以采摘5公斤单芽。“早春这季单芽采摘期仅有1个多月,虽然每亩只能采摘15—20公斤鲜茶叶,但公司订单鲜茶叶收购价每公斤却达到136元,我们每天也有6、700元的收入。”3月1日,笔者来到陈龙英的茶园里,夫妇俩一边采茶一边高兴地介绍起她们回乡种有机茶给带来的丰厚回报。

陈龙英同丈夫一起忙采茶。
自2月中旬以来,泸州市纳溪区白节镇团结村六组的陈龙英同丈夫韩中华就为采茶忙得不可开交,每天麻麻亮就扛着竹筐到茶园采摘特早有机茶。一天下来,陈龙英和丈夫在自己已投产的10余亩茶园里可以采摘5公斤单芽。“早春这季单芽采摘期仅有1个多月,虽然每亩只能采摘15—20公斤鲜茶叶,但公司订单鲜茶叶收购价每公斤却达到136元,我们每天也有6、700元的收入。”3月1日,笔者来到陈龙英的茶园里,夫妇俩一边采茶一边高兴地介绍起她们回乡种有机茶给带来的丰厚回报。
返乡创业种有机茶
海拔高度680—1200米的纳溪区白节镇的团结、三华等村,因气候适宜,远离市区,多年来村民都有种植茶叶的习惯。然而,由于没有统一的组织引领,茶叶在当地的发展始终没有形成气候,大多村民还是选择外出打工,今年48岁的农家女陈龙英也不例外。
2000年,时年35岁的陈龙英夫妇就先后辗转广东、新疆等地打工。而就在这期间,一家茶叶公司进驻团结村,以“公司+合作社+农户”的订单种植模式引领村民种植有机茶,因让利于民,年年让村民尝到了种茶的甜头,茶叶生产规模也不断发展壮大。目前,以团结村、山华村为主的有机茶园达到1.5万亩。
2011年初,打工已10余年的陈龙英夫妇返乡过春节时,看到村里红火发展的有机茶产业给乡邻带来的丰厚回报,陈龙英心动了。她与丈夫商量后,毅然选择留了下来,在租用别人茶山的同时,自己开荒种茶树,并成为村里有机茶叶专合社的一名成员。如今,历经4年的发展,陈龙英的茶园已发展到40亩,其中已投产的茶园达12亩。
为了确保自己种植的茶叶达到有机标准,陈龙英在专合社的指导下,严格生态种植,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保护茶园。笔者在陈龙英的茶园看到,她的茶园大多错落于山林间,茶园与茶园之间有林木隔开,形成良性生物链。在这些一片片一行行的绿树之中,或安插着智能电网式灭虫器或黄板。细看灭虫器或黄板,可以清晰地看到灭虫器中或黄板中粘附许多大大小小的虫子。
而在施肥上,陈龙英除了使用合作社提供的有机肥外,年年她都将家中畜禽肥和沼渣用在了茶园里。她告诉笔者,“无论如何,我必须保证茶叶的品质,万一哪天公司检测出我的茶叶不符标准,那就不是亏几个钱的事了,合作社都要受到影响。”
如今,在合作社的指导和公司的监控下,陈龙英借助生物技术控制病虫害,不仅茶叶产量没受到影响,更让她的茶叶质量得到了保证,不仅早春这季单芽鲜茶卖到了68元/斤,就是接下来的两芽一叶、三芽一叶的二三批次鲜茶叶,公司也分别给出了25元/斤和8元/斤的订单价。
自采+代收年赚20万
“现在村里相当一部分人种植有机茶一年采摘三拨,哪怕价格和产量相同,亩收入一般不足1万元,而我的茶园亩收入却可达到2万元,加上帮公司代收合作社成员的鲜茶叶,现在一年收入20万元也并非难事。”在茶园里,陈龙英说起放弃外出打工返乡种有机茶带来的收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陈龙英介绍,种有机茶不仅在管理上要增加不少劳动量,而投入采摘茶更需要费时间。若不精打细算,就会少赚不少的钱。她给笔者掰起指头算了一笔帐,由于采茶是精细活,象早春茶采摘因要求高,叶瓣小,一个成年劳动力一天下来,顶多在3—5斤。但按目前请一个成年人来帮忙,每斤鲜茶叶的劳动力成本为35—40元。今年早春鲜芽茶叶收购价虽然达到136元/公斤,若全部请人来采茶,但除去人工成本,每亩按20公斤计算,一亩茶园只能收入1100余元,这还不算平时人工和生产成本。
面对采茶里的有帐可算的“增收文章”,陈龙英在茶叶投产这两年,她就同丈夫一起,每拨茶开采后,除抽出一丁点时间料理家务外,其余白天的时间几乎都全身心投入到茶叶采摘中,放弃走亲访友,哪怕是春节期间。对此,陈龙英告诉笔者说,“采收茶叶是慢细活,但只是手工活儿,一天下来的时间虽然长些,但可以换来100多至200来元的收入,比以前在外工地打小工划算多了,还不用肩挑背驮、吃力流汗。”
除了自己采摘减少人工成本每斤多赚35—40元外,精明的陈龙英针对鲜茶叶大多采摘当天就要送到公司进行制作、而由于种植户分散量小公司也想降成本的商机,她就买回了一辆小货车与茶叶公司达成了代收自己所在近邻的几个村民小组的鲜茶叶的协议,茶叶公司每斤也给予她最高2元/斤的成本费用补贴。一年下来,替公司收购茶叶,她就可以多收入4万元左右。
如今,陈龙英和丈夫一起,靠着投产的10余亩茶园和她们比别人多许多的辛勤付出,除去年生产成本,一年有20万的赢余,成为了村里响当当的“种茶状元”!

海拔高度680—1200米的纳溪区白节镇的团结、三华等村,因气候适宜,远离市区,多年来村民都有种植茶叶的习惯。然而,由于没有统一的组织引领,茶叶在当地的发展始终没有形成气候,大多村民还是选择外出打工,今年48岁的农家女陈龙英也不例外。

2000年,时年35岁的陈龙英夫妇就先后辗转广东、新疆等地打工。而就在这期间,一家茶叶公司进驻团结村,以“公司+合作社+农户”的订单种植模式引领村民种植有机茶,因让利于民,年年让村民尝到了种茶的甜头,茶叶生产规模也不断发展壮大。目前,以团结村、山华村为主的有机茶园达到1.5万亩。

2011年初,打工已10余年的陈龙英夫妇返乡过春节时,看到村里红火发展的有机茶产业给乡邻带来的丰厚回报,陈龙英心动了。她与丈夫商量后,毅然选择留了下来,在租用别人茶山的同时,自己开荒种茶树,并成为村里有机茶叶专合社的一名成员。如今,历经4年的发展,陈龙英的茶园已发展到40亩,其中已投产的茶园达12亩。

为了确保自己种植的茶叶达到有机标准,陈龙英在专合社的指导下,严格生态种植,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保护茶园。笔者在陈龙英的茶园看到,她的茶园大多错落于山林间,茶园与茶园之间有林木隔开,形成良性生物链。在这些一片片一行行的绿树之中,或安插着智能电网式灭虫器或黄板。细看灭虫器或黄板,可以清晰地看到灭虫器中或黄板中粘附许多大大小小的虫子。

而在施肥上,陈龙英除了使用合作社提供的有机肥外,年年她都将家中畜禽肥和沼渣用在了茶园里。她告诉笔者,“无论如何,我必须保证茶叶的品质,万一哪天公司检测出我的茶叶不符标准,那就不是亏几个钱的事了,合作社都要受到影响。”

如今,在合作社的指导和公司的监控下,陈龙英借助生物技术控制病虫害,不仅茶叶产量没受到影响,更让她的茶叶质量得到了保证,不仅早春这季单芽鲜茶卖到了68元/斤,就是接下来的两芽一叶、三芽一叶的二三批次鲜茶叶,公司也分别给出了25元/斤和8元/斤的订单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