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四川省音乐学院声乐系的高材生。他也曾是北京武警政治部文工团的佼佼者。
然而,一次偶然的机遇使他放弃了曾经热爱的专业,放弃了都市美好的幸福生活,回到家乡开始了他的养殖梦,他就是九寨沟县漳扎镇隆康村村民班代平……
近日,笔者来到班代平的野猪繁育基地,班代平正指挥工人们赶着一群野猪在“阶梯运动场”晨跑,只见一群野猪嗷嗷叫着,热闹至极。放眼看去,3幢猪舍排列整齐,产仔保育舍、妊娠舍、育肥舍一应俱全。
点菜点出致富梦
2008年,班代平毕业于四川省音乐学院声乐系,同年考入北京武警政治部文工团。充满憧憬的职业和每月六千多元的月薪让家人骄傲,让同学们羡慕和向往。
2009年9月,他赴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慰问义演,在一家餐饮店前,一幅大大的招牌吸住了他的眼球“野猪全席”,餐厅生意十分火爆,他和同伴抱着好奇之
心,点了一道野猪肉炒青椒和另外两样小菜,结账时却付了78元!区区几样小菜就78元,难道被老板宰了?老板解释说,那盘野猪肉是生态绿色食品,50元一
盘。“野猪肉和家猪肉价格差这么多,为何不养野猪呢?”这件事让班代平萌生了养殖野猪的想法。
2010年春节探亲回家,九寨沟旅游业也从“5·12”汶川地震的阴影中走了出来,通过灾后恢复重建,家乡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到隆康村村集体闲置的养猪场,在强烈自主创业念头的趋使下,他毅然辞掉工作开始了他的养殖梦。
当年3月他投入13万元,租用了龙康村集体养猪场,为野猪建起了20余亩“阶梯运动场”和一个“洗澡池”,在圈舍和运动场周围埋设和焊接了隔离网。在养
猪场旁边还租用了20余亩土地,根据野猪“食谱”,种了玉米、甜菜、白菜、圆根等饲养作物。然后又投入45万元从新都的木兰镇引进种猪84头,开始了自己
的“猪官”生活。 创业选定养野猪
“人工养殖野猪最难的地方,就是如何保持野猪的天然野性和绿色生态。如果把野猪
养成家猪,那就没有多大的经济价值。”因此,为了保持野猪的野性,所有的野猪白天都在这20多亩的运动场内活动,每天还要赶着野猪“练习”三次“跑步”和
“洗澡”,从而增加野猪的运动量,加强野猪的免疫力,保证野猪的肉质口感。但是要达到天然野性和绿色生态也不是一帆风顺。
“最困难的时候,也曾想过放弃。”说起饲养野猪的经历,班代平有一肚子苦水。由于野猪野性大,成活率低,光2011年就损失野猪小仔猪200多头,直接经济损失达20余万元。就连父母的养老钱都“砸”了进去。
在他举步维艰的时候,县委、县政府及畜牧局为他雪中送炭,解决了50万元资金帮他渡过了难关,同时,派专职技术员对他的野猪养殖场进行“点对点”的服
务,班代平现在已发展野猪170余头。为了提高仔野猪的成活率,班代平还购买了20套“产床”,并根据野猪的体形和特性对产床进行了改进,配备了仔猪保温
箱。
“野猪在发情期和下仔时野性很大,有很强的攻击性,仔猪长大后就要分栏养,否则就会打架。”经过一年多的摸索,班代平逐渐掌握了野猪的生活习性,攻克了野猪繁育、饲养、防疫等技术难关,摸索出一套自己的管理和饲养方法,养猪事业也步入了正轨。
辐射乡村共发展 “饲养和防疫技术都解决了,但销售又成了一道坎”。
于是他依托九寨沟旅游市场,加大宣传力度,创建绿色天然无公害品牌,形成生猪养殖、屠宰加工、品牌销售一体化产业链,让绿色天然的野猪放心肉走进市场,走进酒店,走进家庭,成为大家的营养膳食和走朋串友的礼品。
经过近两年的不懈努力,眼看班代平的第一批45头商品野猪将在“五一”节前出栏,他高兴地掰起手指给我们算起了经济账,平均每头商品野猪卖5000元左
右,预计销售金额将达22万余元。而且通过圈养和放养结合,生产周期要缩短一个月。”同时今年是产仔高峰期,平均每头母野猪每胎产8只,一年产两胎,预计
今年产仔1000多头,每头仔猪卖800元,预计销售金额将达80万余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