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知道,如果缺少了启动资金,那么再好的想法,再好的项目,都将难以落地。如何开辟一个新的渠道,让一些好的项目的投融资,能更加快捷地匹配呢?11月27日到29日,由共青团中央等…

事情能做多大,是由商业模式来决定的;事情能做多好,是由团队来决定的。文/沙磊“现在创业总是陷入到一个固化的模式:非常漂亮的履历,大公司背景,知名投资人,大牌的VC,加上美国模式。这就是现在中国成功创业的范例。把东西都固化是不好的。应该来点新鲜的,才有意思。”不知是否可以把创业工场制作人、低调的“非主流投资人”麦刚的这种说法用来解释他下决心天使投资青年菜君的原因。此前,他还天使投资了黄太吉。青年菜君是三个80后在地铁口开店卖半成品净菜:上班族提前网上点菜,下班后地铁口提菜。好一个新鲜的,才有意思。这不,在麦刚数百万的天使投资仅仅三个月之后,2014年8月,青年菜君又拿到来自梅花天使创始合伙人吴世春与九合创投创始合伙人王啸的千万元人民币的融资。赶浪潮这得来全不费功夫的融资使青年菜君频频曝光于媒体,甚至引来的了《新闻联播》的报道。那个微博签名仍然为“我们都如那积雪上的灰尘,卑贱而真实的活着”的任牧不再因就读社会学专业而自怨自艾。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郑重表示,要把回龙观的青年菜君店复制到京城15个地铁口。他自我调侃地说,人民大学社会学有创业的传统,京东刘强东就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例子。去年,人大社会和人口学院2008级毕业生任牧、陈文、黄炽威操起了卖菜的行当,美其名曰青年菜君。不过,只是卖法有所不同。青年菜君是什么?本地净菜品牌+本地生活服务电商。其商业模式是线下在地铁站外建立实体店面,线上建立电商平台,线上订购,线下自提。有人质疑他们“名校毕业生卖菜浪费教育资源”,他们自己也曾被身边的人认为“有病”,但任牧反驳到,自己并不是在做一件很low的事,而是用互联网的方式改造传统行业,且市场广阔。事实上,青年菜君并非孤例。近年来,毕业于名校,从互联网巨头公司离职创业下沉到社会评价度低的行业创业的比比皆是。比如说,西少爷肉夹馍的三个创始人都来自百度、腾讯;卖猪蹄的小蹄大作创始人李功福原本是中科院电子所做军工方面研发的助理研究员。北大金融法硕士毕业的张天一开了一家付牛堂米粉店。它们均火到需要排队购买。任牧拿数据说话。2014创新中国?NEXT活动上,他强调,3月3号在回龙观开第一家实体店,4月开了第二家,2个多月从微信到网站再到实际购买的用户转化率是17%,购买频次是2-3次每周,菜单价是14-15元,客户留存率超过50%,平均毛利率55%。也就是这次互动之后,成功低拿到了麦刚的天使投资。阿里研究院发布的《阿里农产品电子商务白皮书》显示,2013年阿里平台上经营农产品的卖家数量为39.40万个。2013年在淘宝网平台上,农产品的包裹数量达到1.26亿件,生鲜类产品的增长超过100%,是食品品类中增长最快的品类之一。申银万国的研究报告也显示,2013年生鲜电商交易规模130亿元,同比增长221%,冷链宅配规模39亿元,预计未来3年生鲜电商交易规模有7倍成长空间,带动冷链宅配市场6倍成长空间。保守预计2014-2016年生鲜电商增速分别为100%、100%、75%,对应2014-2016年销售额260亿元、521亿元、911亿元。青年菜君只要稍微那么占据一点点的市场份额,就是个不小的数目。那么青年菜君能够成功吗?如果用这句话来问麦刚的话,他的回答也许还是同一个说法:事情能做多大,是由商业模式来决定的;事情能做多好,是由团队来决定的。求扩张事实上,关于生鲜电商的优劣,业界已经讨论许久。针对这种探讨,任牧在微博上回应说,对于半成品菜,产品和渠道是决定需求真伪的关键,很难一概而论。其实,早在一年前,在深圳的小农女团队对半成品生鲜有过长达半年的探索,不过最后以失败告终,项目只好停顿。不少人记得,小农女的海报做得噱头十足:腾讯员工离职卖菜,放心菜、良心菜。小农女的模式是用微信卖菜。用户前一晚用微信预订后,团队次日早上采购菜品,并在下午完成对食材装配,通过自建物流完成配送。而用户这边则可以在下班前收到送来办公室的新鲜菜品,到点回家就能做饭。小农女负责人认为,这种模式存在明显缺陷,半生鲜产品需求一定程度上是伪需求,目标客户的客单价低、购买频次低、配送成本高、复制难度大。他所指出的伪需求就是,想自己做饭吃,但实际上会有N条原因实施不了,比如买菜麻烦、懒得洗碗、上班太累、下班太晚、有聚会,而小农女当初只解决了一个买菜麻烦的问题。在他看来,如果只解决了一个环节,那基本上就等于没解决问题。无疑,青年菜君要进入千家万户,吸取上述教训把用户习惯培养起来,订单频率要有所保证,才能实现稳定的运营回报。其实一开始,为了吸引用户,青年菜君曾在夏季露天炒菜,以期通过香味让用户驻足。但是事实上,生鲜电商黏性高、重复购买率高、毛利高的“三高”特性更是从业者不可忽略的。谁能够先期留住消费者,形成良性循环,谁就能够保证了盈利水平。目前,青年菜君由于不涉及物流,可谓大大地省了不少力气和烦恼。不过,任牧自有他的担心之处,半成品菜没有什么竞争力,可复制性强。拿了融资之后,他加大了招兵买马的过程,引进物流、后厨专业人才,力图将生鲜食品搬上互联网,形成集合采购、封装配货和配送的全程服务系统,以期望尽快在北京15个地铁口复制回龙观的店面模式。这意味着任牧让更多的地铁上班族也能享受与回龙观居住者一样的消费选择性。但没有一种招式可以包打天下,这注定青年菜君的拓展无法在短时间内一蹴而就。分析人士指出,生鲜电商最大的瓶颈在于时效要求较高的物流配送和较大的损耗带来的成本困扰,一旦能在解决这两大瓶颈方面有所突破,将有望在市场上脱颖而出。别的不说,仅仅生鲜配送很强的时效性这一条,就会让很多创业者和物流公司头疼。而且遇上促销或节假日的话,物流难以应对过于集中的订单爆仓局面,以致生鲜产品难以及时送到消费者手中,甚至因为时间滞后导致生鲜产品腐败变质。物流供应链管理涉及到商品选择、货源品质、库存管理、分类储藏、冷链管理、配送、售后等多个链条的整体运营能力。理顺这些,青春菜君可谓“青春无敌”了。

我们都知道,如果缺少了启动资金,那么再好的想法,再好的项目,都将难以落地。如何开辟一个新的渠道,让一些好的项目的投融资,能更加快捷地匹配呢?11月27日到29日,由共青团中央等部门联合发起的创新创业大赛,给创业者创造了机会。这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只要入围全国总决赛、符合授信标准,将由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提供小额贷款、个人商务贷款、小企业法人贷款等多种方式的融资支持,获得一等奖的选手最高可赢得百万奖金。这下,竞争变得空前激烈。

80后手机软件开发团队的“悲喜”创业之路

参赛选手:跟大家分享几个数字吧,一个数字就是150万,就是我们现在已经累计了有150万的用户,然后20,现在我们团队已经有20个人,有90后,也有80后。

经过3个多月的紧张PK,150个项目,在10万名创业青年中脱颖而出。11月27日,入围选手在天津进行总决赛的较量。

上海微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MO吴洁:介绍的一款产品是捏捏应用软件,它是一个集漫画、社交、弹幕多功能于一体的应用软件。

她叫吴洁,这一次代表上海微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来天津市参加全国赛。这款名为捏捏的手机社交应用就是由这个80后团队开发的产品。

吴洁:我们是希望通过这个产品的一个自发展,病毒式营销,来取得一个大的扩充。

就在吴洁代表团队在天津参加比赛时,远在上海的创业伙伴们也没有闲着。公司主要产品,是这款名为捏捏的手机应用。通过它,用户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漫画形象。

上海微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美术总监金晨:眉毛的话我会选这种,然后眼睛,眼睛我会挑一个跟自己比较像的。眼镜,也是我现在脸上戴的这副眼镜、鼻子和嘴巴,我今天穿的是这件黑色的卫衣,然后在我们的服装里面也是有的,就是这一件,然后我会把它保存起来。

通过这款手机软件 用户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漫画形象

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漫画形象后,用户还可以利用现成的模板制作成一张漫画图片,配上自己的文字,分享到社交网络中。

上海微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产品总监倪忆菁:比如说我今天想恶搞一下我的同事,那我就会选择这张图,就比如说这个他今天惹我生气,或者他今天的工作进度很慢。

与其它一些漫画社交软件相比,捏捏最大的优势在于它的技术。这个3D图像及相关素材是由一套获得专利的算法生成的,从而将这款手机应用所占用的空间从六七十兆降低到20几兆。

上海微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郑辰:我们这种漫画、动画全都是矢量的,就是全都是程序生成出来的,不是画出来的。他画完一个模板之后,喜怒哀乐各种表情,各种动作,各种姿势,包括后面像背景,全部是通过一些元素拼接出来的。

2013年,四个年轻人聚在一起,诞生了创造这个手机应用的想法,2013年12月9日,公司正式注册成立。作为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拥有编程经验的黄路易主要负责软件的开发。

上海微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TO黄路易:我当时说好要做这个东西的时候,我自己拍胸脯说三个月就可以搞定的事情。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是说从技术上三个月?

黄路易:对,我是觉得技术上三个月就可以搞定的事情。

带着这份自信心,他们与一位投资人一拍即合,在今年2月份拿到了第一笔投资。

黄路易:其实我们是希望就是今年6月份的时候,能够上线一个版本。

郑辰:最初拿到投资的时候,我们说这个产品,三个月就能出来,到了大概六个月的时候,我们可能就已经积累一百万用户了,到了九个月的时候,我们已经积累五百万用户了,到12个月的时候,一年之内我们要积累一千万用户,就在我们的商业计划书里面写到的。

很快,3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然而到了产品预计上线的6月份,郑辰却决定推迟发布这款手机应用。

郑辰:投资人就开始质问我们了,三个月出来了,你的版本呢?对不对,为什么外面还没有见到你的版本,为什么你们还没有进行任何宣传?对不对,实际上我们内部团队压力也很大。

然而到了产品预计上线的6月份 郑辰却决定推迟发布这款手机应用

面对如此大的压力,郑辰为何坚持延期发布呢?原来在内部测评这款软件时,他发现这个版本存在严重的问题。

郑辰:就是因为它技术本身有问题,可能你用了前两天,它就是卡顿不是特别厉害,到第三天,因为就是自己用的多了,里面的一些垃圾文件可能变多了,一些内存占用变大了,启动就闪退掉了,发不出来了。

作为公司的首席技术官,捏捏没有达到预期的标准,黄路易的心理压力也越来越大。此时,更让他头疼的是,公司内部关于产品研发也产生了分歧。公司里一半的人主张先开发安卓版本,而他和另外一半的同事则坚持开发苹果版本。

黄路易:安卓上有一个好处,出了问题,你很快可以修复,但是安卓也有一个缺点,它有太多太多的市场,它的机型的碎片化非常严重,你整个开发的周期会比较长。苹果的话相对来说机型比较简单,但是它的审核非常严格,你想更新版本又非常地漫长,所以我们内部就开始吵这件事情,就安卓派和苹果派。

公司内部关于产品研发也产生了分歧

经过几天的激烈争论,几位创始人达成了一致意见,先搁置争议,全力开发苹果系统的版本。8月19日,第一款应用终于在苹果商店正式上线。

郑辰: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一天有一万到两万的下载,就前三天,最高一天有一万九,最低大概有七八千/然后我就特别开心,我们还去开了庆功宴,开了香槟,帮团队说,这个我们肯定成了然而事实却证明,这场庆功宴开的太早了。仅仅过了5、6天,每天的下载量就从一万多跌到了六七百。

黄路易:因为就总结有卡顿、崩溃和兼容性,第一款的数据可以说是相当难看,应该这么说。

记者:难看到什么程度?

黄路易:就难看到我们给投资人去看这样一个东西,就基本上脸色非常的不好看,给我们很大的压力,就说可能别的应用软件已经做到多少多少用户数了,结果我们就只有这么可怜的一点点数字。

郑辰:你产品你上去的时候,就你的一些其它部分没有跟上,就比如说你的市场运营没有跟上,你的安卓版本没有跟上,然后你的用户的沟通没有跟上,这都是后面才慢慢建立起来的。上去之后,发现数据在哗哗哗往下掉,那时候就又开始紧张起来了。

经历了初期的打击以后,郑辰和团队其他成员立刻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大家纷纷拿出自己的方案,希望能够提升用户的数量。

郑辰:掉下之后,我们才开始启动一些客户的维护工作,说我们要建立一个QQ群,里面我们把以前的一些用户汇总在一起,来问一下,就是他们到底有没有去分享这个东西

通过QQ群,微信公众号等方式与用户们实时交流,这只是迈出了第一步。为了能够吸引更多的年轻用户,尤其是90后、00后们,这些80后的创业人员也是开足了脑力。受到时下流行的弹幕的启发,他们决定将这一功能结合到漫画的社交分享上。

所谓的弹幕,是一种流行的视频互动方式。大量吐槽评论从屏幕飘过时效果看上去像是飞行射击游戏里的弹幕。而捏捏则将这一功能添加到了其自带的漫画分享中,朋友之间可以利用弹幕实时吐槽,增加互动性。

倪忆菁:到朋友圈去发个弹幕,然后我就写,你惹我生气了。然后这个时候在朋友圈,所有的朋友都可以看到我发的弹幕了,那他可以打开我这个链接,弹幕的好处就是它是匿名的,所以说无论我发什么类型的,其实他都不知道,所以说你可以彻底去玩晕我的这种,就比如说,我可以选我自己的话,然后你就可以不间断地去做各种效果。

作为首个推出弹幕功能的漫画社交软件,捏捏立刻吸引了大量的用户。不仅下载量回升到每天三四千的数量,用户的分享率也大幅度上升。

郑辰:一开始我们会做成一本像小漫画书一样,给用户去翻的,可能变成小漫画书,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的人会点。然后变成一个弹幕之后,我们发现首先分享率多了将近百分之一百就在这时,一个惊喜从天而降。苹果公司给微漫发了一封邮件,提出要在近期对于捏捏这款应用进行测评。如果测评通过,有可能会得到苹果的首页推荐。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测试后如果通过的话,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帮助?

郑辰:会在首页推,然后一周会给你带来200万到300万的量,这个可能是你要将近花500万的广告费才能获得的东西由于苹果公司的软件测评不会通知具体的时间,因此每个人的神经都跟着这一消息兴奋了好几天。然而就在苹果审核的这一天,意外却发生了。

郑辰:早上五六点钟的时候,我就接到一个玩家的反馈,说你们怎么不能上了,然后我立马自己用了一下,发现确实不能上了。然后我立刻打电话给路路说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黄路易:就当时我还在梦乡里,就是一个电话打过来,跟我说就是,我们的服务器坏了。所有人都进不了,包括苹果的一些审核人员都进不了,因为前一天加班很晚,我还在睡,然后当时很紧张,就起来一看的确有问题,一时间我也找不到其它问题,怎么办,就基本上把公司的同事都叫过来。

接到电话后,所有主要的负责人立刻赶到公司处理这一棘手的问题。每过一小时甚至一分钟,就意味着离苹果的推荐远了一步。

郑辰:我们自己技术的问题可能只占20%,另外80%,是因为我们租用了云服务器,云服务器的不稳定性比较高,就是造成了所有用户全部堵塞在里面,一下子就没有人可以进去了。然后当时我就下了死命令,说今天就算不睡觉也要把这个搞完。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问题却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黄路易:我记得很清楚,基本上是花了整整一周还要多的时间,然后每一个人都加班,每一个人搞到凌晨三四点,最终经过10天左右的时间,问题才全部解决。此时这些年轻人的心里很清楚,得到苹果首页推荐的机会,已经化为了泡影。

黄路易:对于苹果来说,你可能机会只有一次,就是它会有专门的负责推荐的一个专员,会去看你的产品,但就是在他看的时候出现了问题,所以他就过来沟通,为什么你的产品上不了呀。这样给对方的印象就很不好,就觉得你是一个不稳定的产品,所以我们当时整个公司就进入一个就是感觉马上就有希望了,但是又觉得很绝望的一个境界。

虽然一时间感到绝望,但是这些年轻人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如何避免类似的错误再一次发生。也正是这一次教训,让他们在投入上增加了一笔服务器的开销。

郑辰:我们租用了三种不同的云服务器去做热备份,我们技术一定可以做到,在一秒钟或者一分钟之内,我们直接这台坏了,我们直接可以切换到另外一台机器上面去,所以我们后面提到的版本全部在这样的环境中去做的,那这样的环境,就是增加了成本。这一开始我们其实就为什么不想这样弄呢,就是因为就是,毕竟创业公司资金很有限,我们还是想,就是从省钱的角度去做这样的事情。

虽然丧失了苹果首页推荐的机会,但是通过不断地沟通,捏捏最终还是得到了一个苹果游戏分类下的推荐机会。用户数量也开始稳定地增长。

除了解决技术上的问题,团队每周都在丰富自己的素材。以漫画模板为例,每周美术团队都会推出20多种新的素材。

金晨:光衣服就有100多件了,但是五官这些,眼睛可能有30种,鼻子的话有十几种,嘴巴的话也有十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