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物理防治上,推广诱虫灯、昆虫性信息素及诱捕器、色板、防虫网等防治技术。
在生物防治上,人工释放天敌要和保护天敌相结合,充分利用天敌的自然控害能力。大力推广施用生物源、植物源、矿物源农药制剂。与此同时,扶持病虫防治专业化服务组织、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大规模开展专业化统防统治,推行植保机械与农艺配套,提高防治效率、效果和效益。

近期,省农委出台《关于东辽河流域农药减量控害工作的指导意见》通知,为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东辽河流域污染治理有关要求,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推进东辽河流域农业绿色发展和水生态环境改善,现就农药减量控害工作。总体要求以习近平总书记“三农”思想为指引,全面聚焦乡村振兴战略,坚持农业绿色发展、公共植保、绿色植保理念,按照质量兴农、绿色兴农总要求,以精准农业为引领,发挥政府主导、市场主体作用,大力推进农药减施增效,推广绿色防控技术,完善技术应用模式,切实做好优质农产品生产企业、合作社、生产大户技术服务指导,为农业绿色发展和东辽河水生态环境改善提供有力保障。目标2018年东辽河流域内县市主要农作物农药使用量保持零增长,2019年农药使用量实现负增长,2020年农药使用量保持负增长。主要措施按照绿色植保的理念,成推广主要农作物病虫害减量控害的技术模式,切实减低农药用量,有效控制生物灾害和减轻农药对东辽河流域水环境的污染。加强调查监测与预报。按照农作物病虫害测报技术规范,开展虫情调查和信息报送制度,全面掌握重大病虫害的发生动态。结合作物布局、长势和天气气候趋势等情况,组织专家会商、分析研判病虫害发生趋势,并通过广播、电视、微信等媒体多渠道发布预报信息,指导农民实施科学防控。到2018年底,省里将为流域内每个县市至少建设1个病虫害田间监测点,2020年计划建设11个以上监测点,提高基层站点病虫调查监测预报能力。推广病虫害绿色防控技术。大力推广农业防治、物理防治、生物防治、生态防治综合治理技术,重点采用灯诱、性诱、色诱、食诱“四诱”技术,针对流域内主要病虫害如玉米螟、玉米大斑病、水稻二化螟、稻瘟病等,采用不同的单项绿色防控技术或绿色防控技术组合,提高绿色防控技术应用率和覆盖率。2018年绿色防控技术覆盖率达到28%,到2020年,绿色防控技术覆盖率达到30%以上。推广高效植保机械和低风险农药。推广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替代高毒高残留农药、大中型高效药械替代小型低效药械和标准喷头替换劣质喷头,扩大航化作业和高效植保机械的应用面积,减少农药流失和浪费。大力推广应用生物农药、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替代高毒高残留农药。加大农药助剂的试验示范与推广应用力度,提高农药的防治效果和农药利用率。2018年农药利用率达到38.8%,到2020年,农药利用率达到40%以上。推行精准科学施药。重点是对症适时适量施药。准确诊断病虫害并根据其抗药性的水平,配方选药,对症用药,避免乱用药。根据病虫监测预报,坚持达标防治,适期用药。按照农药使用说明要求的剂量和次数施药,避免盲目加大施用剂量、增加使用次数。推行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培育和扶持病虫防治专业化服务组织、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大规模开展专业化统防统治,推行植保机械与农艺配套,提高统防统治覆盖率和防治效率、效果和效益,解决一家一户“打药难”“乱打药”等问题。2018年专业化统防统治覆盖率达到20%,到2020年,专业化统防统治覆盖率达到30%以上。东辽河流域各市县农业主管部门要成立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推进工作组,负责对当地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尤其减药控害工作的组织领导和综合协调。在农技推广部门设立办公室,并成立专家指导组,负责减药控害工作的组织实施和落实以及技术指导等。各地可安排配套资金扩大水稻病虫害、玉米病虫害等主要农作物病虫害绿色防控技术推广面积,集中力量降低化学农药使用量。更多农资信息,请关注。

当前,果农在果园的管理上存在诸多不规范,主要表现在农药的不合理施用方面,使得果实农药残留严重超标,埋下食品安全的隐患。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资源环境学院副教授刘存寿介绍,农民用药存在盲目性,见病虫就治,存在“打太平药、保险药、滥用药”的现象。正确的做法是精准科学施药,坚持对症用药、适期适量用药。在农业防治上,推广选用抗病虫优质品种,合理密植、合理水肥,清除田间枯枝烂叶、杂草,有效压低隐蔽的病虫及其休眠体越冬为害。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摘自互联网,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立刻删除。另,本文的真实性和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承诺,仅供读者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