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草种植及制品加工在我县已有20多年历史,蔺草生产的发展,不仅促进了我县农村经济的发展,而且对我县农业增效,农民增收也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目前全县
现有蔺草种植农户30000多户,户均种草收入达6000多元人民币,生产企业200多家,外贸收购金额年均为4亿多元人民币,占全县农产品出口创汇的40%左右,至今已成为我县的主要农副产品,同时也是我国最大的蔺草生产、出口基地。
近年来,由于受日本经济不景气、房地产大幅度滑坡、市场消费低迷和日本国民生活西化等诸多原因的影响,日本市场对蔺草制品需求连续几年大幅度下降,供需矛盾十分突出,因此出现了生产混乱、出口无序、竞争激烈、低价竞销的局面,导致企业效益连年下降,同时也冲击了日本市场和日本草农利益。近年来日本方面提出要限制进口中国蔺草制品的呼声日益高涨,日本的有关行业协会和政府官员也多次来华协商,希望互相配合、稳定价格、有序出口,但收效甚微。
2000年12月
22日日本方面为了保护本国农民利益,由农林水产省、大藏省和通商产业联合组成的调查小组已对我国出口的蔺草制品进行设限调查,要对我国蔺草制品的出口采取限制进口的紧急措施。虽然日本要实施贸易保护措施有很大难度,但是日本方面如果一意孤行,一旦采取限制进口的措施,将对我县200多家生产企业和30000多户草农带来重大灾难,并严重影响我县的农村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针对上述情况,为保护我县农民、企业的利益,2月7日陈振国副县长与县外经贸委、县蔺草协会负责同志一起到国家经贸部、农业部和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反映情况,殷切要求国家有关部门采取有效应对措施,制止日本对我国实行限制进口和提高关税的政策,保护我县农民利益,支持我县蔺草生产的发展。同时为了今后我县蔺草生产的稳定和发展向经贸部有关领导提出了许可证向主产地倾斜和实行生产、出口配套管理的建议和意见,得到了有关领导的支持和理解。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已准备好应对材料与日方谈判,争取日方取消制约打算,具体情况估计在3月底可以明朗。鉴于目前形势,请有关镇要积极引导企业在近期不要低价竞销,否则会给日方抓住新的把柄,对我方谈判带来负面影响。同时希望有关企业密切注意动态,不要盲目生产,防止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

蔺草种植及制品加工是我县最大的农业出口创汇项目,近几年来外贸收购额一直稳定在4.7亿元人民币左右。今年4月17日,日本政府对我国出口的榻榻米等3种农产品实行临时紧急进口限制,使蔺草主产地的我县形势严峻。那么,我县蔺草外销前景如何?记者日前采访了有关业内人士后发现,我县蔺草出口前景依然光明。
由于蔺草制品的大量低价出口冲击了日本市场和农民生产,今年4月17日,日本政府决定,对主要从中国进口的榻榻米实行为期200天的临时紧急限制。在期限内,蔺草席进口限额为7949吨,超过部分将课以106%的关税。按日方的限定出口数量7949吨,约计榻榻米467万条,只有去年全国出口量的25%,致使今年我县出口日本的蔺草制品出口数量明显减少,出口速度明显减缓。
面对这种状况,业内人士认为,日方对我国榻榻米进口设限是暂时的,从长远来看,榻榻米出口的前景还是光明的。
据介绍,日方对我国出口的蔺草席设限,根本原因是日本草农年龄老化,种植生产的蔺草产品质量严重退化,而中国产品质优价低,在日本市场上有明显的竞争优势。近年来日本市场对蔺草席的需求虽然逐年减少,但日本
农民的生产能力也随之缩减,而我国蔺草出口量基本稳定在3000万公斤左右。
据县蔺草经济联合总会根据有关信息预测,今年日本市场对榻榻米的总需求量约为2300万条左右,中日双方可生产榻榻米总量为2320万条,市场供需基本平衡。而日本国内,今年榻榻米的生产量仅为800—900万条,加上上年度560万条库存量,日本国内的供应量不会超过1000万条,需要从我国进口榻榻米1200—1300万条。今年我国的榻榻米生产量估计为1260万条,日本市场完全能够消化。因此,为了日本经销商和日本消费者的利益,日本政府最终还是会取消设限的。
尽管如此,对于蔺草制品生产企业来说,还要经过一段困难时期。有关人士指出,目前蔺草制品生产企业一定要团结一致,共渡难关。在限制期限内,各企业不要盲目生产,以免造成新的损失,更不能搞低价竞销,给日本方面以新的把柄,加深制裁。各生产企业一定要稳住阵脚,耐心等待日本市场的重新开放。相信经过我国政府的外交协商和各方面
的共同努力,日本政府会取消设限,回到自由贸易的轨道上来。
目前,我县各生产企业经营有序,榻榻米在出口数量受到限制的情况下,出口价格却稳中有升,平均每条榻榻米价格上升了300—400日元。另外,日本市场对汽车座垫等小件蔺草制品进口并未设限,这也是蔺草制品生产企业值得开发的一块市场。